暗夜下的修罗刀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暗夜下的修罗刀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9ee.com 加入收藏夹!


修罗刀,长一尺二寸,乌铁所铸,刀身阔而刀首弯如弦月,一点泪痕沈浸,化不开浓于

血的暗夜,为什么刀身上会有泪痕?没人知道,或许只是神佛的泪,刀锋破空,隐隐有亡魂

的哀号与悲泣。相传习修罗刀者,心法亦正亦邪,出手快如瞬雷,而刀法细密绵长,以密罗

宗为主,以逾迦术辅之。宋十九年,一布衣少年以修罗刀战少林普慈大师,连破枷裟三十九

处,均非重创,普慈须发皆张,偏身是血,战十二时辰,血尽而亡,临死时神色恐怖,瞪着

修罗刀,昵哝道:「泪痕呢,泪痕呢!」

  刀上泪痕已悄然不见,少年对天而狂笑:「苍天有眼--」反手一刀自尽而亡,传闻少

年为其私子,江湖譁然,后修罗刀存于少林,无人可使。八月十九日,有雷,无雨。黑色的

天空不时有闪电穿行,划破云层,使昏黄的灯光下的火车战不时一地惨白,火车夹着金属碰

撞的巨响冲上站台,压过了人群的喧嚣,「列车已驶入广州火车站。」

  播音小姐的嗓音优美而腻人,泽夫提着一个灰濛濛的手提箱,默默的走出火车站,手提

箱里是一份名单,还有一大叠的关于这些人名的材料,这些东西只有两个人看过,一个是死

人,另一个就是泽夫。站外满是浮燥而快乐的人群,街灯满是诱惑,泽夫的脸上挂着满足的

微笑,喜欢在街上慢慢的行走,看着各式各样的面孔,嗅着陌生的味道,这样的日子对他来

说,实在是不多。八月二十六日,天阴。「胡闹,胡闹。」

  欧海暴跳如雷,虽然年近五十,拍起桌子来还是山响,一向悠而游之,有儒商之称,这

样动怒似乎是闻所未闻的。小李施施然走进,「怎么会事?」

  在公司只有小李可以这么问,就象只有欧海可以叫他小李,小李本名李一江,年二十有

六,从十六岁起就跟在欧总身边,和欧总一起在烂泥里摸爬滚打,一起开创了浪潮地产的最

初基业,和欧总之关系无人能及。「你自己看。」

  欧总对小李示意,小李在桌边看到一份报告,是北京路上一处房产的施工意外事故报告

,从报告上可以看出,很明显的,一栋改造楼在施工时发生意外,在封顶时发生倒塌,工程

处人员死十二人,重伤六人,轻伤三人。死的比伤的多,重伤比轻伤多,可见当时之掺状。

「这个昨夜我已看过,陈弓今早六时已出发,我想马上就会有回音。」

  「昨夜?」

  欧总死死瞪着小李。「是的,因为我找不到你,不能再等。」

  欧总默然,在公司,各人各司其职,越权是绝对不允许的,但小李是唯一的例外,昨夜

的瞒而不报的确事出有因,欧总昨夜在温柔乡忙了一夜,小李是知道的,既然小李这么说,

欧总相信这事已有了很适当的处理,比自己亲自出马或许更适当,但这一次欧总错了,欧总

一向很谨慎,至少有小李在身边他是不会出错的,但这一次他错了,而且是致命的。刚才自

己这么动怒似乎是不正常的,欧总在生意场混及多年,含而不露是每个生意人所知道并且必

须做到的,欧总摸了摸镜里自己的白发,是不是老了,自从开始准备大收购以来,欧总就时

常有这样的疑问,这次收购富丽华,宝亭仪,欧典等二十二家小型房产公司,让他一步登上

事业的巅峰,从没有过的满足感与成功后的落莫,让他更多的感觉自己的疲态,事实上这次

的行动很多具体的事都是小李在一手处理,欧总相信小李的能力,就象相信自己的手能让女

人疯狂。欧总回到家,妻子李云迎上来,头发一丝不乱,气度高雅,绝对是贤妻良母的样板

,但脸上却有一丝红晕,欧总拉开窗,小李的车正从后门使出,李云的脸顿时僵硬了,欧总

呵呵一笑,什么也没说,他知道妻子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而他却时常不在家,「女儿呢?


  小雪走来,眼神怯怯的,象猫。欧总一把抱过,在唇上重重的吻了一下,李云的脸上又

泛起红晕,小雪慌乱的挡,欧总在她的乳房上狠狠的抓了一把,哈哈一笑才放开,「你真是

变态。」

  欧总抓着李云头发,她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欧总一把把她塞在沙发上。欧总的手沿着

李云的充满弹性的臀部来回的抚摸,她羞耻的闭紧双腿,咬住下唇。欧总的手掌沿着股沟向

李云的私处前进,李云虽然紧紧夹着双腿,但是欧总的中指却执拗的沿着夹缝往里推进,李

云扭着双腿抵抗,欧总粗糙的手上传来光滑有弹性的触感,他用手指往里抠弄,慢慢的到达

了李云的花唇,黑色的丝质内裤也被向下褪,露出了股沟。「不要!不要!」

  李云低声呼叫着。因为欧总粗糙的手指正在秘密花园来回的抚摸着,可是欧总也不管她

,继续向里深入到达花唇的顶端,粗糙的中指深深的陷入李云温热柔软的花唇中,按抚着李

云的阴核。「唔!唔!」

  李云无助的呻吟着,奇怪的感觉从密处传来,她的双颊因为羞辱而涨红着。大美女。「

皮肤好光滑,腰部也没有赘肉,哦……咪咪也很挺哦。」

  李云的上衣被掀起来,露出缀满蕾丝的高级内衣,华丽雪白的美好身材完美的展露在欧

总的眼前,这是李云花了许多时间和金钱雕塑出来的完美身材,欧总却不花一毛钱就可以弄

上手,也难怪欧总的肉棒越涨越痛。「弯低一点,把屁股挺出来。」

  欧总命令着李云,李云却紧闭着双腿,摇摇头,她才不要做出这种猥亵的动作呢,可是

欧总却使出蛮力,抱着李云的腰就往后拉,于是李云就形成了像是跳韵律舞一样的动作,双

手向前平举绑在铁管上,身体和地面几乎平行,双腿略略张开的可怜模样……因为双手被交

缠绑着,无法使上什么力,重量都落到李云修长结实的美腿,她只好双腿用力,把一双长腿

伸得直直的,她向后看去,欧总正在脱裤子,长裤脱掉,露出一双毛茸茸的小腿来,然后欧

总把还有点热热的,带着些臭味的内裤塞进李云的嘴里。「唔!唔!」

  李云发出抗议的呻吟,但是嘴巴里塞着男人刚脱下来的内裤,发不出什么声音来,男人

的舌头像蛇一样的滑过她自豪的美腿,这种可怕的感觉让她不知如何是好,尤其是当欧总的

舌头舔到了她的膝弯时,她不禁有点腿软,可是欧总却不放过她,左腿之后是右腿,欧总固

执的舌头在李云的膝弯和形状美妙的脚踝不停的来回舔着,一种奇怪的搔痒从男人的舌头传

到用力伸直支撑身体重量的腿上,再传回她紧张的脑里。欧总慢慢的品尝完李云的双腿,湿

滑的舌头沿着李云的大腿内侧滑进了李云的密处,欧总用手掰开李云的花瓣,从下方用舌尖

舔着李云干燥的阴唇。李云不由得发出喘息,欧总灵巧的舌尖在她敏感的阴核上挑弄着,在

柔嫩的阴唇上舔弄着,一股从未体验过的酥麻感缓缓从她的处女地升起,弄得她全身酸软,

几乎站不住。「不要紧张,放松哦,哥哥会让你很舒服的哦。」

  欧总把整张嘴都贴上了瑞兰的私处,一股女性特有的香味让他兴奋。但是他耐着性子慢

慢的挑逗这只到手的小绵羊,李云扭动着圆翘的白屁股挣扎着,但是欧总的嘴就像吸盘一样

紧紧的缠着她的密处,李云对自己身体的反应感到害怕,她的全身发热,阵阵甜美的酥麻取

代了恶心,她不自觉的把阴户往前贴在欧总的脸上,当扭动屁股的时候,柔软的阴毛在欧总

的脸上摩擦着。男人大大的鼻子摩擦着自己的私处,让她有一种奇怪的刺激。她低头从自己

的身下看过去,欧总半跪在地上,像只吸奶的小羊似的,发出啾啾地吸吮声,胯下那根粗黑

地阳具更是凶猛地高高挺立着。李云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B罩杯的乳房有种奇怪的骚

动,粉红的乳头挺立了起来,她扭动着身体,希望欧总能够去抚摸自己的乳房,但是欧总却

把舌头伸进了她的阴道中抽动着,「唔!唔!」

  李云发出焦躁的呻吟,她多么希望自己可以伸手去安慰自己的乳房。可是欧总却固执的

攻击着她的阴户,她的双手不停的挣扎着,希望抵抗男人舌头的攻击,可是下体却不争气的

流出淫水来。「兴奋了吗?小浪货。」

  欧总把嘴离开了李云的私处,女人肉汁的味道让他更加兴奋,「你的咪咪都挺了起来呢

。」
  欧总一面用言语羞辱着李云,同时站了起来,从后面抱住李云美丽如同雕像般的雪白肉

体,大肉棒巧妙的在李云的肉缝中摩擦着,粗糙的手指却沿着李云的乳房,从周边一圈一圈

的向里推进。李云的喘息越来越是急促,男人的肉棒传来可怕的脉动,和火热的刺激,每一

次的摩擦都让她有想尿尿的感觉,雪白光滑的背部和欧总的身体紧紧的贴着,那种温热的感

觉,让她完全融化,另一方面,粉红色的乳头却高高的挺立,迫不及待的等着男人的手去碰

触。「唔!唔!唔!」

  欧总缓慢的手终于碰触到李云的乳头,他用整个手掌握住李云坚挺美好的乳房,快速的

揉着,同时粗大的肉棒也在湿淋淋的肉缝中摩擦着她的阴核,欧总的舌头更在她的脖子上来

回的滑动着。「唔!唔!唔!」

  李云激烈的扭动着身体,闭上了眼睛,不停的喘息着,眼看是要到高潮了。「啊!尿出

来了!」

  李云觉得脑中一片空白,被充分挑逗的肉体好象得到了解放一样,一股阴精从蜜穴中喷

了出来。「哇!你射耶!」

  「爽不爽?」

  欧总把塞住李云的内裤掏了出来。「受不了,快死了,呼……呼……我尿尿了……哦…

…」

  李云说着。「这下要玩真的啰,可不能给你叫得太大声。」

  欧总把被口水弄湿的内裤又塞进李云的口中,把龟头对准了李云湿淋淋的小肉洞,缓缓

的往里插。「唔!好紧啊。」

  欧总低声的说着,李云肉洞里的抵抗力强得出乎他意料,嘴巴塞着内裤的李云拼命的点

着头,一双细长秀丽的眉毛早皱成了一团,一双凤眼也紧紧闭着。「啊!不要了,不要了,

好痛!好痛!不要了,不要再进来了,啊!人家不要啦!求求你,不要再弄了,啊!救命啊

!我不要!啊!啊!呼!不要啦。」

  李云秀丽的瓜子脸皱成了一团,张开嘴呼叫着,被绑住的双手不停的扭动着。「等一下

就爽了啦,死婊子,干!有够紧。」

  欧总也是满脸通红,处女蜜穴的紧度让他充分感到征服的快感。尤其听到李云的讨饶声

更是让他兴奋,他用力固定住李云的屁股,龟头挤开李云紧窄柔软的肉壁,直冲到李云的子

宫口,下腹部紧紧的贴着李云光滑的圆臀。「啊!」

  李云发出无助的哀鸣声。欧总的肉棒残忍的在流出鲜血的蜜穴中进出着,初次开苞的肉

花无助的任由男人的阳具带动着。李云已经无暇思考了,她除了痛楚之外,什么也感觉不到

,欧总的每一个动作,都让她感到身体被撕裂的痛……夜色撩人,很舒适的吧椅,流动的灯

与影,借着昏黑彼此得以敞开心灵深处的诱惑,女孩醉了,目光迷离,美酒与富于男人气息

的英俊伴侣都似乎都易于让人沈醉,「你不知道我的背后隐藏着什么?可能你连想都想不到

。」
  泽夫笑了,「是吗?」

  「不过我不能告诉你。」

  「什么时候可以说呢?」

  「等到我哭的时候。」

  泽夫在女孩脸上轻吻,极温柔,「我带你走吧。」

  八月二十七日,晴泽夫推开窗,窗外是一片朝阳,暖暖的照进来,今天好象是个好天气

,「你要出去吗?」

  「是的,等会我要去见一个人,一个死人。」

  床上的女孩子吃吃的笑,「我发现你真是有趣极了。嘻嘻。」

  天有点凉女孩子却撩开被子,身上未着片缕,健康而饱满的肉身一时涨大开来,填满了

整个屋子,身上隐隐有淤伤,却更诱惑邪恶而堕落,象女孩此时的眼神,泽夫走近,在女孩

天使般脸庞上轻拂,从眼角转到嘴角,眼光留在那一片淤伤上,怜惜在脸上一闪而逝,拉上

被子盖住那一片柔弱,「小雪,我要带你走,再也不回来。」

  八月二十八日,阴雨「欧总。」

  小李大踏步的走进来,欧总皱了皱眉,有点不悦,因为他没有敲门,但他的话却让欧总

很感兴趣,「陈弓回电。」

  十六个小时过后,总算有了第一份报告。时间八月二十八日九时主题:关于协调北京路

二十五日意外事故报告。此次事故直接原因是施工失误,以至于在封顶时忽然大面积倒塌,

我公司相关负责人已被司法机关要求协助调查原因,死伤家属十分激动,联名把我公司告上

法庭。「这是怎么回事?」

  陈弓是小李手下一名干将,从一进公司起就在小李手下做事,直接归小李调拨,小李也

教给他很多东西,所以虽然陈弓年龄极轻,从不夸人的小李还是时常在别人面前说,「陈弓

出马,必然马到成功。」

  象这次的案例也不是没有过,陈弓理应很顺手的成功,但却失败了,「马上把他调回来

,」
  欧总吼道。「好。」

  小李极从容的点点头,「我亲自去一趟。」

  「好。」

  欧总点点头。回到家,余怒未消,欧总一甩领带,极烦躁,似乎是从没有过的,顺手把

一个广瓷一脚踢飞,美女像碎裂,一片片似乎都在嘲弄,「李云!」

  欧总大吼,李云低着头走进来,看了欧总一眼,眼里闪过一缕快慰,回身锁上门,头猛

后仰,头发被欧总抓着向床上拉扯,不由得猛的象广瓷一样倒下,双手被反剪着,疼的嘴里

满是嘘嘘的呻吟。欧一手拧着李云的手,另一只手在用力抽打着她雪白的屁股,一下接一下

,一下比一下重,李云扭过半边脸,头发撒落扭曲,盘在快慰的脸上,眼里却满是恨意,欧

总很小心的抽打每一寸皮肤,衣服被撕裂,露出一身妖娆的肉体,一条条血痕浮现出来,用

力啃咬她的乳房,直到她发出戚然而悠长的撕号。疯狂的一次次强奸,迷乱的兽性下,两张

扭曲的脸,彼此的呼喊,成魔。当两个人都累了,欧总点起一支烟,也给了李云一支,「只

有你是我老婆,其他都只能是情人。」

  啪--很响的一个耳光,「你也需要我,你知道的。」

  啪--又是一记,「你是狗。」

  「你是也,我们都是。」

  啪--第三记,欧总不介意的耸耸肩,拿起衣服,裸着身子走回自己的房间,李云坐成

一尊雕像,时间凝结,半响,「啊--」一声尖刺的痛哭。八月二十九日,阴,无雨小李出

发了,遥远的城市,临行前还不忘给欧总找了一个女人,一个喜欢叼着烟对任何事任何人都

已厌倦的女孩子,欧总很喜欢,因为他在她的身上,找到了小雪的影子。当她呆坐时,一缕

轻烟飘散成风景,这样的女人作爱是浪费的,欧总喜欢看她摇摆的腰,一点点的诱惑弥漫开

来,当他要走时,总是不舍,一遍遍的抚摸那丝一样的皮肤,时光在这里消逝,这个魔一样

的女子,真真正正迷住了他。坐在阳台上,看着满天星斗,听她讲远方的故事,听她讲西藏

,水晶球,女巫,还有宿命的故事,这是不属于他的世界。一呆就是三天,欧总喜欢一个女

人从不超过三天,但他呆了三天,三天足够发生很多事,但欧总不在乎。九月一日,雨但他

很快就不能不在乎了,当欧总走进办公大楼,每一个人眼神都已不同,唯一相同的是都在回

避,并且都已不再叫他欧总,当他准备走进自己办公室时,门竟然是锁着的,「这是怎么回

事。」

  欧总有了怒火,没人回答,「小李!」
  欧总猛的想起,小李应该还没回,欧总一脚踢开房门,里面空空如也,两个保安走过来

,「对不起,你破坏办公设备,请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疯了?我是欧总!整个大楼都是我的!」

  「对不起,请你跟我们走。」

  保安不由分说架起欧总,一个冰冷而幽雅声音在身后响起,是小李?小李竟然在!欧总

来不及细想,一把抓住这根稻草,「小李,这是怎么回事?」

  小李轻轻抽出手,「欧总,你被开除了,现在这里属于我。」

  欧总脸上闪现疑惑不解的神色,眼里却满是惊惧,「怎么回事?不可能!」
  「呵呵。」

  小李笑了,欧总第一次发现小李也会笑,而且笑容极迷人,极亲切。小李什么也没说,

摆摆头,保安架起气急败坏的欧总,把他甩出门外。欧总很想找个人问个清楚,但他身边的

亲信近年来慢慢远离,其中一部分被逐到遥远的城市开创局面,一部分因为犯一些不明不白

的错误而被革出浪潮,所有关键部门都是小李一手提拔上来的。走过报摊,报上竟然有自己

的名字,「倒了欧泽年,还有李一江--浪潮集团公司换帅纪实……欧海在历任浪潮集团公

司CEO其间,疏忽大意,致使浪潮名下的天宝年公司出现了极重大建筑意外事故,直接影

响了浪潮集团公司的声望和经济利益,董事会鉴于欧在处理其后期事宜时的不负责任的态度

,决定同意其辞职……」

  欧总开车回家,猛按门铃,却没人回应,自己掏出钥匙打开门,一时脑里一片空白,一

个个房间来回奔走只能更清楚一件事,整个家消失了,就像是忽然蒸发了。没有家人,没有

佣人,没有家具,什么也没有,空空如也,有人在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欧海浑身打了个冷

颤,好半天回头一望,一张冷冷的脸。「你是谁?」

  几乎是同时的疑问,「我是这里的主人。」

  又是同时的回答,来人皱皱眉,「不会吧,这里昨天我已买下了。」

  欧海用剩余的脑力拼命思索,但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但他相信对方说的是事实,所以

来人准备打110时,很知趣的放弃。身后传来一声:「这人是不是疯了?」

  欧海是要疯了,开着车在市区里乱窜,事情来的太快,让他不能思索,隐隐约约里,欧

好象看到了一柄刀,正在用他所不知道的方法,从不能理解的角落里向他宰割,避无可避,

逃无可逃。欧把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个阴谋,一定有一个他所不

知道的人,在暗处微笑。他相信这人不是小李,小李虽然睿智,但却远没这个能量影响整个

董事会,也不可能是任何他所知道或见过的人,除了死人,除了那个让他此生此世都感到惊

惧的人,这个让他时时刻刻感到自己渺小无能的人,只有那个亡灵有这种力量,这种控制他

人的力量。欧郁闷至极,不知不觉开车来到当初他发迹的小码头,如今这里早已荒废不用,

只剩下一片清冷,月色幽幽,欧总不由的躺在车里睡着了。眼前一个真挚的脸在晃,「你怎

么了?工作累了,早点休息吧。」

  一个带血的针头,滴瓶里有血在渗出,一张痛苦而扭曲的脸,欧总迷迷胡胡在到病床前

,氧气瓶里是一双信任的眼,但当氧气忽然断掉,那一双眼的变化让欧永远也不能忘却,那

是一双死寂的眼,死的或许不光是眼神,还有世界……九月二日,阴早上醒来,欧海开着车

回到市区,在拥挤的人群里似乎总有一双冷冷的眼在注视着自己,回头,却什么也没有。在

买早餐时,身上的钱包竟然不翼而飞,尴尬之余,只能回到车里,烦躁再次来临,让他想起

那个女子。力气似乎回来了,当他在街上横冲直撞,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楼下,窗连还是开着

的,至少人还在。欧总跑上楼,女子还是一样的神秘,一样的诱惑,时光重现,心中的火一

下消失了,「你在。」

  「我在。」

  片刻的沈默,楼下忽然一声巨响,欧吓的急忙爬在窗口向下看,楼下有几个大汉正用铁

锤敲他的车,等他跑下楼,他的车早已面目全非,欧楞了半天,神差鬼使的又走上楼,女子

轻轻的笑,「看来你碰到了麻烦,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人。」
  「谁?」

  「泽夫。」

  「他是干什么的?」

  「不知道。」

  「他有多大?」

  「不知道。」

  「他是什么背景。」

  「不知道。」

  「你为什么要给我介绍他?」

  「因为他可以让人上天堂,也能让一个人下地狱,或许你会有兴趣见见。」

  「好,我去找他。」

  在市中心最高的大楼上,最顶一层,欧推开巨大的门,一个平和而普通的人站在门后,

向他微笑。欧海在商界混寂多年,早练就一双相人的眼,但此时欧海却实在看不出这个人是

个什么样的人,大约有多少年纪,生活在拿个区域,他的人生似乎在众人之外,无法定义,

甚至无法描述,就象无法描述他的相貌,似乎他是由千百万人拼成的,唯一可以确定的,就

是他那一身的平和,他的气度使四周都变得明亮而温暖,此时的欧海,就象一匹受伤的狼,

而这里是唯一剩下的栖息地。「是个姑娘叫我来的,」

  语塞,因为他忽然想起他并不知道那个女子名字,事实上对她,他是一无所知,甚至不

能述说他们之间关系,情人?朋友?嫖客和妓女?都不是,「我是泽夫,我知道你,进来吧

。」
  点头微笑,亲切的拍拍他的肩,示意他在沙发上坐下,就象个多年的老朋友。「我的一

切都没有了,包括生存所需。」

  欧海定了定,开始述说他的遭遇,当他述说时,一切似乎明朗起来,但情况却让他更困

惑,泽夫微微偏着头,很有兴趣的静静的听,脸上的笑容扩大了,变成一张孩子的脸,欧海

忽然开始感觉有了一股寒意,还没说完的话嘎然而止,因为他忽然发现眼前坐着的竟是个少

年,刚才被他的气度所迷,而此刻少年眼里却不再是禅意,而是一双鬼眼,当望着他时,竟

然不能呼吸,混身僵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司徒尘。」

  「你姓司徒?」

  「是的,我的母亲叫楚雨痕。」

  欧海置身空白,眼前是司徒鸿亲切的笑脸,「都是一家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以后你

来帮我打理公司。」

  雨痕掩着嘴笑,「哥你怎么变成落汤鸡了,我给你拿块毛巾,」

  望着眼前的丰满肉体,欧海忽然有了欲望。「哥,你干什么?求你了,不要这样,我是

你妹妹啊--」雷雨夜吞噬了一切,「司徒鸿没有孩子,那么你是谁的孩子?」

  欧海对即将出现的答案惊恐万状,「这一切是谁作的?」

  「呵,那些都已不重要,但你拨乱了这个世界,你的存在就是罪恶,路已走到尽头,为

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涅盘的机会?或许你还能超脱。」

  当少年的眼望向自己,整个世界被剥离,「是的,我还活着干什么?欲望早已癌一样遍

布全身,肉身为其所累,而早已不能承受,心灵却因为永不满足而极度空虚与寂寞。我还有

没有活下去的必要?」

  欧海的思想和行动已不受控制,神经质的走到阳台,眼里满是空洞,其实这一刻欧海已

死,死在自己对自己的宰割下,阳台上的花影摇溢,好象死去的亲人在招手,一个飞速掉落

的身躯,一张一点点变小的脸,还有一双诅咒的眼,似乎还抓住一把花,就象每一个落水的

人死命的抓住一根稻草,同样的花开在身边,欧海忽然惊觉,一身虚汗,回过头,那少年又

变成一个极普通的人,微微笑着。「想知道李云在哪里吗?」

  欧海脑里有太多的疑问,不管为什么少年会对自己摧眠,但至少李云的所在他是想知道

的,至少也是安全的。布雷街四号,一栋单独的房子,有一个小小的庭院,还有花,看的出

主人平和而安详,欧相信这不是自己老婆打理的,因为她不会也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推开门

,静静的滑进房里,李云正在看电视,看到他进来,一脸的不解,「没想到吧?」

  欧得意的笑,「是的。」

  第二天清晨,清洁工看到房门下流出的一条血迹,一直流到街中心,疑惑下找来当班的

保安,推开一看,两个人都趴在血里,整个大厅都是一片鲜红,其中一个面目全非,身上竟

然找不到一片好的皮肤,另一个是个女,人割脉而死,嘴角却有一抹凄凉的笑意。九月三日

,晴,阳光天亮了,一个少年带着个女孩,默然的走出喧闹的城市,踏上列车,象每一个平

凡的旅客,走上另一段平凡的旅程。

  ***********************************
  后记阿修罗,非天非同类的神魔,游走于修罗界,阴郁,冷辟,而不为人所知,关于他

,佛经里有很多的注释,我想阿修罗是孤寂而诡异的,因为非非。欲望交织成网,佛的宣唱

不过是网上的蝶,只是美丽的无力,修罗界里,阿修罗是专吃恶鬼的魔。有些人一出生就带

着罪恶,或许是天地的诅咒,涅盘是死人的幸福,活着的却注定了要欲血,注定了要彼此为

食。当我写下这篇东西时,眼前无数的面孔闪现,各式各样的人影在微笑,我也在微笑,却

是无奈,我们都喜欢美好的东西,窗台上摆着的阿修罗却是丑恶的,看着他嘴里的血流淌,

却有一股莫名的快慰,当回转身,谁又知道,谁的脸孔,会是谁呢?
  ***********************************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9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