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射雕三女蒙难.. - AV姐姐激情视频


欧阳克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风流韵事,近来他春风得意。

桃化运不断,接连奸污了三个精品美女穆念慈、华筝公主、程谣迦的处女身。

次次奸污都令欧阳克回味无穷。

欧阳克看着杨康和穆念慈幽会后,穆念慈在回家途中被欧阳克擒住,被欧阳克带到船上,欧阳克看到穆念慈玲珑的身材、娇怯的模样,更是心痒难忍、爱不释手,忍不住情欲的冲动,伸手抚摸穆念慈的脸蛋。

穆念慈挣开连步退后,穆念慈不料欧阳克竟然如此轻薄,一时又惊、又怒、又羞欲转身躲避,那知欧阳克手快一把就抓住穆念慈,双手环抱着穆念慈柔腰,强行亲吻穆念慈香腮。

穆念慈扭动的挣扎,不但未能脱困,反而更刺激欧阳克,让欧阳克感到穆念慈胸前的团肉似乎弹手有力,扭动的磨擦让欧阳克的肉棒以昂然立起。

娇弱的穆念慈因极力的挣扎,顿感一阵逆血攻心,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晕眩过去了。

欧阳克一见穆念慈昏迷欲倒,内心更是大喜,便将穆念慈抱往舍内安置床上,脱除了穆念慈身上所有衣物,顿时眼神一亮、惊为天人。

只见穆念慈身无寸缕、玉体横陈,一双玉乳雪白无遐、挺拔高耸;平坦小腹无折无痕、滑若凝脂;双腿根部密发丛丛、乌柔亮丽……看得欧阳克淫心剧张、兽性大发,三、两下便脱去自己的衣裤。

欧阳克低头先亲吻穆念慈,四片热唇的磨擦,激发起热情的升华。

欧阳克的手巡视着穆念慈的的全身,从粉颈、胸口、双乳、小腹……最后停驻在一片乌亮的绒毛上。

穆念慈的含羞带怯的掩着脸,忍不住肌肤被拂过的快感,竟也轻声的呻吟了!矜持的少女情怀令自己不敢乱动,却又忍不住受搔痒而扭动的身体。

欧阳克灵巧的手指拨弄着穆念慈的穴口,竟然发现穆念慈的穴口流水了,欧阳克更借爱液的滑顺,曲指向穴内慢慢的探入。

此时的穆念慈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着腰,不由自主配合着欧阳克手指的动作。

此时的欧阳克已经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了,色欲弥漫了全身,一阵风似的挺着硬梆梆的肉棒,压在穆念慈的身上,寻到穴口的位置,一挺腰就将肉棒插入半截。

穆念慈正处于迷茫中,欧阳克肉棒侵袭时尚无知觉,但肉棒挤入蜜穴时的刺痛,由不得她哀叫一声:“啊!痛!不要……不要穆念慈激烈的扭动着身体,试图躲避肉棒无情的进攻。

欧阳克的肉棒虽然只插入一个龟头深,却也觉得一阵箍束的快感,而穆念慈凄惨的叫声令他一怔,欲逞兽欲的激动清醒许多,只是现在欧阳克已经是骑虎难下、欲罢不能了。

欧阳克双臂用力紧紧搂抱着穆念慈,虽让穆念慈无法躲避,自己却也不敢乱动,不敢让肉棒再度更深入。

穆念慈初开的花蕊,虽然经不起粗大肉棒强行挤入而剧痛难挨,但也感觉得到欧阳克不敢强入的体恤柔情,感激的爱意油然而生,但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半晌,穆念慈觉得穴里刺痛的感觉慢慢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搔痒,阴道内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涌出。

穆念慈觉得此刻需要有个东西,伸入阴道内抠搔阴道内壁的难受,最好是欧阳克的肉棒,欧阳克的肉棒要是再深入一点,就能搔着痒处了。

可是穆念慈羞于启齿,不敢出言要欧阳克把肉棒插深一点,只好轻轻摇摆下身,让蜜穴磨着肉棒。

随着下体的磨蹭也让穆念慈一阵舒爽,从喉咙间发出迷人、销魂的呻吟声。

半天不动的欧阳克觉得穆念慈的蜜穴转动起来了,龟头又仿佛有一股温热在侵袭着,一阵舒畅的感觉令他也慢慢挺腰,肉棒就一分一分的滑入穆念慈的蜜穴里。

肉棒进入约一半时,阴道里仿佛有一片薄膜阻碍着肉棒继续深入,欧阳克大喜用蛮力一冲顿十冲破了穆念慈的处女膜。

穆念慈的处女穴道遭受欧阳克冲开,初时略为一疼,随继而来则是阴道里一种充满的快感,“嘤!”地轻呼一声,呼声里却也充满着无限的愉悦。

穆念慈觉得蜜穴里的肉棒在进出之间正好搔着痒处,就算佳肴醇酿也不及此美味。

欧阳克的精神越来越高亢,肉棒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在一阵酸软、酥爽的刺激下,终于“嗤!嗤!嗤!”将一股浓液射入阴道深处。

欧阳克的精液以锐不可当之势射出之后,仿佛自己的精力也一起跟着流失,全身脱力般的瘫软在穆念慈身上。

穆念慈的阴道内可以感到,精液激射的力道不轻,精液带着一股股的热流,仿佛射到心脏,又立即扩散全身,一种涣散的舒畅随之布满四肢,觉得自己的身躯似乎被撕裂成无数的碎片四处飞散……欧阳克慢慢从激情中回复,今日竟然能奸污如此美丽佳人,掠夺去穆念慈的处子贞节,激动万分。

华筝因思念郭靖,只身一人来到中原,却不幸遇到欧阳克,欧阳克见蒙古公主美貌无比,顿起淫心点了华筝穴道带回房间。

欧阳克兴奋得急急向前一步,便把华筝抱个满怀。

虽然隔着衣服,欧阳克似乎可以感觉到华筝那柔嫩的肌肤,皙白、光华且富弹性,让欧阳克觉得温润满怀,心旷神怡。

华筝突然被欧阳克拥入怀中,不禁“嘤!”一声惊呼,微力一挣,随即全身一阵酥软,便脱力似的靠趴在欧阳克宽阔的胸膛。

华筝只觉得一股雄性的体味直冲脑门,心神一阵汤漾,一种从未有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兴奋,让心脏有如小鹿乱撞一般混乱的跳动着。

欧阳克拥抱着华筝,胸口很清楚的感觉到有两团丰肉顶压着,华筝激动的心跳似乎要从那两团丰肉,传过到欧阳克的体内,因而欧阳克清楚的感觉到那两团丰肉,正在轻微的颤动着。

欧阳克情不自禁,微微托起华筝的脸庞,只见华筝羞红的脸颊,如映红霞,紧闭双眼睫毛却颤跳着,樱红的小嘴润晶亮,仿佛像甜蜜的樱桃一般,欧阳克不禁一低头便亲吻华筝。

华筝感到欧阳克正托起自己的脸庞,连忙将眼睛紧闭,以掩饰自己的羞涩,心想欧阳克此时一定正在观看自己,羞愧得正想把头再低下时,却感到自己的嘴唇被软软的舌头贴着,顿时觉得一阵晕眩,一时却也手足无措。


欧阳克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风流韵事,近来他春风得意。

桃化运不断,接连奸污了三个精品美女穆念慈、华筝公主、程谣迦的处女身。

次次奸污都令欧阳克回味无穷。

欧阳克看着杨康和穆念慈幽会后,穆念慈在回家途中被欧阳克擒住,被欧阳克带到船上,欧阳克看到穆念慈玲珑的身材、娇怯的模样,更是心痒难忍、爱不释手,忍不住情欲的冲动,伸手抚摸穆念慈的脸蛋。

穆念慈挣开连步退后,穆念慈不料欧阳克竟然如此轻薄,一时又惊、又怒、又羞欲转身躲避,那知欧阳克手快一把就抓住穆念慈,双手环抱着穆念慈柔腰,强行亲吻穆念慈香腮。

穆念慈扭动的挣扎,不但未能脱困,反而更刺激欧阳克,让欧阳克感到穆念慈胸前的团肉似乎弹手有力,扭动的磨擦让欧阳克的肉棒以昂然立起。

娇弱的穆念慈因极力的挣扎,顿感一阵逆血攻心,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晕眩过去了。

欧阳克一见穆念慈昏迷欲倒,内心更是大喜,便将穆念慈抱往舍内安置床上,脱除了穆念慈身上所有衣物,顿时眼神一亮、惊为天人。

只见穆念慈身无寸缕、玉体横陈,一双玉乳雪白无遐、挺拔高耸;平坦小腹无折无痕、滑若凝脂;双腿根部密发丛丛、乌柔亮丽……看得欧阳克淫心剧张、兽性大发,三、两下便脱去自己的衣裤。

欧阳克低头先亲吻穆念慈,四片热唇的磨擦,激发起热情的升华。

欧阳克的手巡视着穆念慈的的全身,从粉颈、胸口、双乳、小腹……最后停驻在一片乌亮的绒毛上。

穆念慈的含羞带怯的掩着脸,忍不住肌肤被拂过的快感,竟也轻声的呻吟了!矜持的少女情怀令自己不敢乱动,却又忍不住受搔痒而扭动的身体。

欧阳克灵巧的手指拨弄着穆念慈的穴口,竟然发现穆念慈的穴口流水了,欧阳克更借爱液的滑顺,曲指向穴内慢慢的探入。

此时的穆念慈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着腰,不由自主配合着欧阳克手指的动作。

此时的欧阳克已经像是一头疯狂的野兽了,色欲弥漫了全身,一阵风似的挺着硬梆梆的肉棒,压在穆念慈的身上,寻到穴口的位置,一挺腰就将肉棒插入半截。

穆念慈正处于迷茫中,欧阳克肉棒侵袭时尚无知觉,但肉棒挤入蜜穴时的刺痛,由不得她哀叫一声:“啊!痛!不要……不要穆念慈激烈的扭动着身体,试图躲避肉棒无情的进攻。

欧阳克的肉棒虽然只插入一个龟头深,却也觉得一阵箍束的快感,而穆念慈凄惨的叫声令他一怔,欲逞兽欲的激动清醒许多,只是现在欧阳克已经是骑虎难下、欲罢不能了。

欧阳克双臂用力紧紧搂抱着穆念慈,虽让穆念慈无法躲避,自己却也不敢乱动,不敢让肉棒再度更深入。

穆念慈初开的花蕊,虽然经不起粗大肉棒强行挤入而剧痛难挨,但也感觉得到欧阳克不敢强入的体恤柔情,感激的爱意油然而生,但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半晌,穆念慈觉得穴里刺痛的感觉慢慢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搔痒,阴道内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涌出。

穆念慈觉得此刻需要有个东西,伸入阴道内抠搔阴道内壁的难受,最好是欧阳克的肉棒,欧阳克的肉棒要是再深入一点,就能搔着痒处了。

可是穆念慈羞于启齿,不敢出言要欧阳克把肉棒插深一点,只好轻轻摇摆下身,让蜜穴磨着肉棒。

随着下体的磨蹭也让穆念慈一阵舒爽,从喉咙间发出迷人、销魂的呻吟声。

半天不动的欧阳克觉得穆念慈的蜜穴转动起来了,龟头又仿佛有一股温热在侵袭着,一阵舒畅的感觉令他也慢慢挺腰,肉棒就一分一分的滑入穆念慈的蜜穴里。

肉棒进入约一半时,阴道里仿佛有一片薄膜阻碍着肉棒继续深入,欧阳克大喜用蛮力一冲顿十冲破了穆念慈的处女膜。

穆念慈的处女穴道遭受欧阳克冲开,初时略为一疼,随继而来则是阴道里一种充满的快感,“嘤!”地轻呼一声,呼声里却也充满着无限的愉悦。

穆念慈觉得蜜穴里的肉棒在进出之间正好搔着痒处,就算佳肴醇酿也不及此美味。

欧阳克的精神越来越高亢,肉棒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在一阵酸软、酥爽的刺激下,终于“嗤!嗤!嗤!”将一股浓液射入阴道深处。

欧阳克的精液以锐不可当之势射出之后,仿佛自己的精力也一起跟着流失,全身脱力般的瘫软在穆念慈身上。

穆念慈的阴道内可以感到,精液激射的力道不轻,精液带着一股股的热流,仿佛射到心脏,又立即扩散全身,一种涣散的舒畅随之布满四肢,觉得自己的身躯似乎被撕裂成无数的碎片四处飞散……欧阳克慢慢从激情中回复,今日竟然能奸污如此美丽佳人,掠夺去穆念慈的处子贞节,激动万分。

华筝因思念郭靖,只身一人来到中原,却不幸遇到欧阳克,欧阳克见蒙古公主美貌无比,顿起淫心点了华筝穴道带回房间。

欧阳克兴奋得急急向前一步,便把华筝抱个满怀。

虽然隔着衣服,欧阳克似乎可以感觉到华筝那柔嫩的肌肤,皙白、光华且富弹性,让欧阳克觉得温润满怀,心旷神怡。

华筝突然被欧阳克拥入怀中,不禁“嘤!”一声惊呼,微力一挣,随即全身一阵酥软,便脱力似的靠趴在欧阳克宽阔的胸膛。

华筝只觉得一股雄性的体味直冲脑门,心神一阵汤漾,一种从未有的感觉,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兴奋,让心脏有如小鹿乱撞一般混乱的跳动着。

欧阳克拥抱着华筝,胸口很清楚的感觉到有两团丰肉顶压着,华筝激动的心跳似乎要从那两团丰肉,传过到欧阳克的体内,因而欧阳克清楚的感觉到那两团丰肉,正在轻微的颤动着。

欧阳克情不自禁,微微托起华筝的脸庞,只见华筝羞红的脸颊,如映红霞,紧闭双眼睫毛却颤跳着,樱红的小嘴润晶亮,仿佛像甜蜜的樱桃一般,欧阳克不禁一低头便亲吻华筝。

华筝感到欧阳克正托起自己的脸庞,连忙将眼睛紧闭,以掩饰自己的羞涩,心想欧阳克此时一定正在观看自己,羞愧得正想把头再低下时,却感到自己的嘴唇被软软的舌头贴着,顿时觉得一阵晕眩,一时却也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