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燕劫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飞燕劫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普渡众妖]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125dd.com 加入收藏夹!





紫梦蝶此时身下的洁白私裤被黄老给取下,她身上虽还披挂着丝质的罗衣,但胸前以下衣襟大开,双乳至花穴尽是一览无遗。


  将所有内在的衣物脱个精光後,黄老便拿出一瓶丹露,倒於自己怒涨的肉棍之上,透明的汁液沾染了一片後,他便收起那瓶丹露,便将肉棍涂抹的满是那透明汁液。


  待一切都弄好,黄老收回了双手,一下就将紫梦蝶抱起,让她趴伏在他的身上,然後在将双手改撑至紫梦蝶的臀部,好将她在高高的撑起,让紫梦蝶的双峰傲立至他面前的高度为止,一切就续,头立刻就扑向那圆润的双峰,不时用舌舔、用嘴吸粗暴的挤压玩弄紫梦蝶的双乳。


  「啊,你放开我,你这淫贼,快放开我,我定要把你杀了…」从未间断过的反抗话语,紫梦蝶此时已被无情玩弄着,双手不在受缚,立刻不停用手在黄老身上拍拍打打,只是因为不能用劲,这力道似乎稍嫌轻了。


  「哈哈,你尽量的打吧,你越打我越是兴奋,你那天的威风到那里去了,不是说要杀我,你杀啊。」紫梦蝶赤手打在魁梧结实的黄老身上,黄老根本就不觉得痛,对他来说感觉就像是在骚养。


  毫不理会,黄老继续玩弄着那极有弹性洁白的双峰,上面二颗粉嫩的小凸点,正是他集中攻击的所在,越舔越是满意,越吸他是越觉得有味,左右二颗娇乳,黄老已不知来回玩弄了数十次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紫梦蝶渐渐感到一股异样的感觉,手上的反抗动作,也不自觉的放轻了。


  似乎有所紧觉,紫梦蝶立刻回身神,语气冷然的道:「放开我,我定然会杀了你们黑白四老,你这淫贼我是第一个不会放过的,你快放开呃啊…」紫梦蝶的话忽然打住。


  原来黄老竟悄悄的将紫梦蝶的身体放下,让他的肉棍前端能抵入紫梦蝶的花穴。


  「你…」此时紫梦蝶有些惊吓过度,泪水也在眼睛里打转着。


  「紫女侠你真得是好威风啊,在骂啊,你怎麽不骂了,还记得那日在我胸口伤了一剑吗?」看到紫梦蝶惊愕的表情後,黄老又继续道:「现在我就还你一剑,贱人…下地狱去吧!」「呃…啊~~~」无情的「剑」,就这样深深的刺入紫梦蝶那未经人世的紧窄花穴里。紫梦蝶眼泪顿时溃堤,不只是因为肉体上所带来的痛苦,更多是心灵上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黄老也暗自有些心惊,这紫梦蝶的幽径可真是窄小迷人,起先第一次顶入,他还只入寸许,虽然花穴没先润滑过,但他还是有涂抹类似润滑的丹露於肉棍上,要不是後来忙用力迅速的连挺了四、五次,那这下他肯定要让他的三位大哥闹笑话了。


  花穴中花壁紧密的挤压着那硬涨的肉棍。自己阳物被得难得温热的柔穴给密实的包里住,黄老只觉全身泛滥着一股舒畅感,为了能让自己待会较为方便进出於此迷人的幽径,黄老在六寸长的肉棍全根没入紫梦蝶的花穴後,便停下了动作,让肉棍上的丹露能溶入紫梦蝶的花径。


  在这个过程中,黄老发现下体忽然涌来一股湿润感,低头一瞧便发现鲜红的处子之血涓涓的由他和紫梦蝶的交合之处流下,看到这一幕黄老兴奋之余,即刻便开始抽动那於紫梦蝶花穴里的阳具。


  「呵呵~~你砍我一剑流血,我捅你一剑也流血,只不过差别在你流的是处子鲜血,而我不是,呵呵呵~~」充满嘲笑意味,黄老得了好处还要羞辱紫梦蝶,真的是完全出自报复的心态。


  「啊…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话语间不时夹带粗重的喘息声,黄老虽然因为花径的紧窄和润滑不足而缓慢抽动着阳具,但那股难忍的疼痛感还是浸染着紫梦蝶的全身。


  黄老当然不会去理紫梦蝶现在说些什麽,他现在只顾着用心去体会那由肉棍上传来的温热感及窄实感,心灵上征服的快感,加上肉体上得到的舒畅感,此时他畅快的心情已非笔墨所能形容。


  其余三老在一旁看着乾瞪眼,要不是看在黄老差点被紫梦蝶所杀,他们还真不愿把这开苞的优差让给这位他们名义上的四弟呢!


  「大哥,我们受不了了。」此情此景白老及青老已按捺不住,竟不约而同伸出他们闲着的一只手臂,二话不说就将被他们擒住之唐湘芸的衣襟给结实的拉开,之後手迅速的就伸入那绣有朵朵红花的白色肚兜之下,二只大手便开始大肆的玩弄着唐湘芸娇柔坚挺的傲人双峰。


  「啊…」突如其来的袭击,冷不防的唐湘芸也惊呼出声。


  刚刚紫梦蝶破处的哀鸣唐湘芸是有听见,但她知道那时动手并不是时候,所以她只能忍。就连同这时换成她遭受淫贼的侵犯,唐湘芸虽惊呼一声,但随後她有立即镇定下来,现在多余的言语、多余的哀恸,都已无法换回紫梦蝶纯洁的身躯了,如果在为了这些因素而导致唐湘芸连自己也无意义的赔上,那一切就太不值得了。


  现在的唐湘芸只知道一切的怨屈就待她将黑白四老击杀之後在说了。


  「二弟、三弟你们想要玩没关系,但你们只能动一只手,切记另一只手绝对不能将劲力抽回,不然让她给挣脱咱们就准备喝西北风了。」黑老对着白老及青老叮咛着。


  黑老看到唐湘芸虽闭上双眼凝神运功,但此时脸上已浮着一层淡淡的红霞,不管是因为怒意,还是因为羞意,这都表示着其实唐湘芸目前仍无法一心一意的专心运功,竟然如此黑老也就稍微安心,他大可慢慢的和这位江湖第一美貌的才女大玩耐心游戏,看看她此时此刻还能有何能耐。


  黄老渐渐感觉到挤身於幽径中的肉棒开始湿润了起来,而硬如铁钻的肉棍也开始能适应这样迷人的紧穴。


  「叭、叭、叭…」一时间接连不断的肉击声充斥於耳。黄老一感到适应後,不管紫梦蝶是否能够忍受,就站着开始使劲的挺腰摆臀,为了使每一下的接触更为紧密结实,黄老那抱着紫梦蝶臀部的双手,则是一下又一下的将她的身体抱起落下,这样一来交合之处也更能密实的结合,而肉击声也随之增大。


  「呃…呃啊…你定…不得好死…」粗重的喘息声间,不时交错着悲痛的呻吟,刚破处的身子根本就无法忍受黄老那样的摧残,虽想极力忍住不发出声音,但只要一开口那阵阵的疼痛感,还是迫得紫梦蝶发出那高低不齐的娇吟。


  不论是舒爽的呻吟或是痛若的悲吟,对黄老来说都能增加其兴致。


  「哦,紫女侠你果真是天生的妓女,瞧你的淫穴是多麽销魂迷人啊。」「你这个…呃啊…」「紫女侠你想说什麽啊?」「你…啊嗯…呃…」黄老故意在紫梦蝶每次开口之际,故意加大其挺入抽出的动作,而每次紫梦蝶也会因那由花穴传来的不适应感,而无法控制的发出几声惊吟。


  紫梦蝶意识到黄老不仅要玩弄她的内体,还想凌虐她的心灵,她内心极为不甘,这时撑在黄老肩头的双手,又开始举起乱无章法的挥打着眼前的他,虽然明知这样的反抗是无济於事,但她不能接受自己毫无反抗的臣服,更不能接受眼前自己被奸淫的事实,就算是对整体大局没有帮助,她还是要这麽做,因为这是眼下她唯一所能做的。


  「啊~你这个贱女人…气死我了…」紫梦蝶这次的攻击似乎奏效,因为她这次专攻黄老的脸部,就算一个人功力在如何深厚,脸部仍是个致命的要害,对於这样无聊的攻击方式,黄老打算好好教训这眼前的紫梦蝶。


  「你这万人骑、万人插的贱人,老子不肏死你,你好像当老子是废人,现在老子就狠狠的插、狠狠的肏看你死也不死。哈~~」大声一吼,黄老大力并快速的挺进挺出於那紫梦蝶的幽径,抽插的的力道是一下比一下猛,速度也是一下比一下快。


  「呃…不…啊~~呃嗯~~~啊」这一下的冲击已超出紫梦蝶所能忍受的限度,一时间竟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发出连串的呻吟。


  「贱人,老子肏的你爽不爽啊。」「……啊~~呃~~」「你说还是不说啊。」「啊嗯…呵呃~~」「不回答是吗?好,有骨气,老子这就把你活活操死。」就算是真得被黄老玩弄的很舒服,紫梦蝶也不会说出来,更何况现在根本一点也不舒服,紫梦蝶更是打死也不会回答这屈服的问题,但她也渐渐感觉到这黄老插的深度是越来越深,她隐约觉得她的花径几乎已都被他的阳物给开垦过似的,这样越来越是深入抽插,也在紫梦蝶的内心涌出了另一股感觉,虽说不上舒爽,但也渐渐的在无形间将疼痛给取代掉。


  其实紫梦蝶她是有所不知,黄老在奸淫她之前,所涂於阳物上的丹露,便是一种很高贵的淫液,这淫液不仅能增加润滑、保持阴壁的弹性,又有壮阳、减轻处子破身之痛之功效,而且还能增加男、女双方的性慾,只是增加性慾这一点功效并不是很强,因为它仍保持着男女双方的理智面,说穿了这种丹露目的便是在夫妻间使用,黄老会下这种药一方面是增加性慾及壮阳,令一方面则是想看在还有理智的情形下,他能把紫梦蝶肏到什麽程度。


  黄老在快速挺腰插入的动作间,隐约感觉到他的阳具前端每顶至最深应时,都能感觉紫梦蝶的花穴内豁然开朗,几经思考,他终於明白,他定是顶入了紫梦蝶的子宫处,他奸淫过女子无数,从未碰上花径如此浅短的女人,内心一阵暗喜,抽插的动作也越是卖力了。


  染红处子鲜血的肉棒,一次又一次尽根没入那幽暗迷人的花穴间,紫梦蝶的处子的鲜血也随着肉棒的带送而缓缓的滴落於地上,肉棒进出花穴的速度越来越快,随之带出一次次的鲜血,点点滴滴将黄老及紫梦蝶交合处下方的地面给染出了一片有巴掌大的血迹。


  「紫女侠…没想到你的淫穴那麽紧…哈…你快被老子插死了没啊…」阳具的抽出於花穴的动作不曾间断,黄老舒爽的连呼息声也开始重了起来,不因为疲惫,只因那紧窄的肉穴不时传来销魂的滋味。


  「…你…呃呢…呵啊…」私处不停的被丑陋的阳具快速的搅动着,强劲的撞击力道使得紫梦蝶无法说出完整的字句,所听见羞辱的话语,使得她的泪水再次的溃堤,她只能籍此发泄内心的悲屈。


  「啊~~好爽…紫淫女你的淫穴夹得老子好爽…」显然黄老已将达灵慾的顶峰,他又将腰力挺动的速度提至极限,交合肉击之声更是不绝於耳。


  「啊啊..呃.呵啊..不啊…」花穴被阳具更为快速的敲击着,紫梦蝶一个失神,竟不受控制,随着那加快的节奏,发出更为连密的娇吟。


  「…你的淫穴果真是美极了…把老子给挤死了。」最後几下极速的深入,使得守不住淫慾的堤防,顿时被阳精给硬生冲破。


  「…啊…呵…啊…」配合着阳精一次一次的喷射,黄老同时也做着一下又一下重重插穴动作,浸染全身的酥麻感使他不时发出爽快的声响。


  黄老最後几下的深入浅出,为得是让他那温热浓稠的阳精能直射进紫梦蝶的花心深处。


  「…怎…啊…嗯呃…呃…」紫梦蝶只知黄老再高速抽动之後,便大大放缓了抽插的动作,但撞击的力道却变得更重了,且每一下皆是深入浅出,隐隐约约感觉得到黄老丑陋的肉棍不时跳动者,花心深处也传来一波波莫名的湿热感,烫得她无意识的弓起身子,且还低吟了数声。


  阳精十多下的激射後,黄老缓了缓几口气,在湿热花穴里的肉棍没因此停下动作,虽因泄精而稍为消小了些,但黄老有意在让肉棍重新昂然竖立,奸穴的动作变慢,而且也较不激烈,但整个身体的律动从没间断,没仔细注意黄老表情的话,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黄老已泄了一次阳精了。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125dd.com 加入收藏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普渡众妖]